明代与萨法维王朝青花瓷的互相影响研究分析
明代与萨法维王朝青花瓷的互相影响研究分析

作为两个伟大而古老的文明,中国与伊朗具有悠久而广泛的关系历史。 据帕提亚1时代的历史文献伊中这两个巨大国家的关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大约 2500 年前,特别是穿越波斯大部分地区的丝绸贸易路为伊中交流提供了牢固 的基础,使中伊交流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加大。

德黑兰商会:

摘要:

作为两个伟大而古老的文明,中国与伊朗具有悠久而广泛的关系历史。 据帕提亚1时代的历史文献伊中这两个巨大国家的关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大约 2500 年前,特别是穿越波斯大部分地区的丝绸贸易路为伊中交流提供了牢固 的基础,使中伊交流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加大。自古以来,陶器艺术在伊中土 地上就很普遍了,由于中国明代时与伊朗萨法维时期两国之间的广泛关系, 陶器技术,形式和色彩方面的艺术交流的存在已成为现实。遗憾的是围绕着 此主题的研究却很少。本文通过分别借鉴中伊陶瓷相关的文献主要对中国明 代青花瓷器和伊朗萨法维时代陶器才艺的交流作出了分析,期望由此能够对 此事引发更多的关注及再次开展伊中之间的文化与才艺的交往。

一 、引言

伊朗与中国的关系源远流长,如拜读伊中在科学,技术和人类文明发展方 面的辉煌历史的记录会看到此两国在许多方面的相似之处。《史记·大宛列传》 记载,公元前 119 年,张骞始通丝绸之路出使西域的第二次,张骞派副使抵 达帕提亚(今日伊朗)。此后帕提亚帝王也派使节回访汉朝,敬献礼品。随 后中伊的彼此文化交流及其互相影响正式地出发了。

中国是瓷器的故乡,在英文中"瓷器"(china)一词已成为"中国制作"的代名词。 陶瓷艺术是中国灿烂经典的手工业之一,标志着中国人类艺术的最初阶段, 中国陶瓷艺术之中青花瓷艺术是中国陶瓷艺术中的一朵艳丽奇葩,它以其独 特的东方魅力享誉海内外,也是世界文化宝库中的一颗璀璨的明珠。随着中 国与伊朗文化交流更加深度,中国的陶瓷才艺也逐步地进入到伊朗。当到萨 法维时代,波斯人沉迷于中国的陶器及陶瓷的手工艺人的特殊和非凡技能, 特别是中国名有的青花的陶器在伊朗受到广泛的欢迎及为伊朗的陶瓷才艺作 出重大的贡献。中国青花陶器的作品如今会在伊朗的博物馆出现,作

为中伊陶瓷才艺相互影响借鉴、启发、促进的见证。

二、青花瓷的简介

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器,英文名 blue and white porcelain,它是用含氧化 钴的钴矿为原料,在陶瓷坯体上描绘纹饰,再罩上一层透明釉,经在高温 1300 摄氏度上下一次烧成高温还原焰一次烧成。釉下彩的一种。钴料烧成后 呈蓝色,具有着色力强、发色鲜艳、烧成率高、呈色稳定的特点。目前发现 最早的青花瓷标本是唐代的(也有学者称唐青花并非青花瓷);成熟的青花瓷 器出现在元代;明代青花成为瓷器的主流;清康熙时发展到了顶峰,而因波 斯 、 阿拉伯艺术之东渐 , 与中国原有之艺术融合 , 于瓷业 , 更是发生了一种 异样之精彩 。

青花瓷的主色调为蓝白色,蓝白两色并不是汉民族崇尚的颜色,而是波斯 在内的中东国家推崇蓝色,而蒙古族人则崇尚白色。因此有的专家认为青花 瓷主要是受波斯文化和蒙古文化的影响。

有的专家也认为青花瓷的启示可能是从当时伊斯兰国家的具有黑白色纹饰 的陶器引起来的2,可是对此事的证据还不足。

三、青花瓷到伊朗的抵达

13 和 14 公历,与伊朗帖木儿帝国3时期的同时,中国青花瓷进口到伊朗, 引发了全国人的关注。帖木儿帝国的雕刻品和从境外进入到波斯礼品的记录 描述表明帖木儿帝国对青花瓷的浓厚兴趣。受到此类陶器广泛而深入的影响, 许多伊朗的陶瓷艺术家陶瓷品模仿着青花瓷而制造的。

内沙布尔市4是帖木儿帝国的陶器制造中心之一,结合青花瓷的才艺和传统 地道的陶瓷艺术,此城市创造了一些在透明青录色釉下用黑色的油漆描绘纹 饰的特殊陶器。内沙布尔市此类陶器一个例子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陶 器碗,其细腻而精致的本体上描绘着一个黑色的龙和几朵蓝色的云飘。

然而,除了没有合适的高岭土及其他材料外,当时伊朗制造的青花瓷的明 显缺点还在于缺乏烤箱技术及知识,尤其是在确定正确的温度以获得所需颜 色方面。 其最重要的问题是防止钴水由于无法控制熔炉温度而过早熔化和沉 降。 因此产出来都是二级三级缺乏好质量的青花瓷5。

而且在此期间,对青花瓷的需求不断增长,促使了中国陶工艺人的青花瓷 图像启示跟在伊斯兰常见的设计和形状合起来,符合穆斯林的文化。 这种技 法最明显的体现于使用阿拉伯文的铭文纹饰陶瓷,并且按照伊斯兰教义不使 用生物图像。

四、萨法维王朝及其青花瓷

帖木儿死后的近一百年中,伊朗再次陷入各地方封建王朝的纷争割据之中。 其中,萨法维王朝建于 1502 年,此后一直向外扩张,极盛时版图包括阿富汗 的坎大哈、赫拉特。萨法维王朝是伊朗历史上第一个以什叶派伊斯兰教为国 教的朝代,对什叶派在伊朗的发挥壮大起了重要作用。萨法维王朝的对外交 往是积极的、主动的、成功的。萨法维王朝时期文明交往呈现出多样性和复 杂性特征;不同时期内部交往的状况,影响了萨法维王朝对外交往的水平。而 在此时间伊朗和中国的也日益兴旺。

由国王们的浓厚兴趣和支持,萨法维王朝是艺术行业在波斯的高峰时期。 这一时期青花瓷质量的明显提高,不仅是波斯工艺人模仿青花瓷能力的发展, 也是沙阿巴斯一世亲自对青花瓷制造监督的结果。收藏青花瓷是沙阿巴斯王 的爱好之一,他将其私人的瓷器收藏在谢赫萨菲·丁陵园,部分藏品是从两国 数百年贸易往来中收藏的精品,也有一些是来自中国的馈赠。在此时期,在 此时期的瓷器产业的繁荣甚至影 响到了当地的地毯设计与加工,诞生了一种 仿照当地瓷器纹样的花瓶地毯(Vase carpet),进而成为萨法维王朝一世时 期地毯的主要风格之一。而且萨法维王朝时期波斯境内制造的青花瓷与中国 制造的非常相似(图 1 和图 2),相似到分不出中国与波斯青花瓷的程度6。

然而,在萨法维王朝期间,艺术工艺人开始把自己的才艺及波斯传统文化 输入到青花瓷里,创造了新的格式。他们除了蓝色以外,还用了灰色,红色 和录色黑色等的纹饰,这种技法也输入到了中国,引发了明朝青花红彩的启 示(图 3 和图 4)。而且,被认为是萨法维王朝最美丽的青花瓷的纹饰和绘 画的技法与原来的青花瓷相反的创新。 就是在透明的钴蓝色背景上绘制了白 色的花朵,小树枝,玫瑰花等。 这种技法在均匀的蓝色背景上产生了更好的 对比度和白色图案外观,代表了伊朗艺术家的创新举措。

五、萨法维王朝与明朝青花瓷原材料

青花瓷的主要材料之一是高岭土,其来制作青花瓷的本体。位于在江西东 北边的景德镇,是明朝制造青花瓷的中心7,也是明朝高岭土的资源地。萨法 维王朝的领土资源地是卡尚,可是由此城市的高岭土资源有局限而不满足工 艺人要求的原因,有部分的高岭土从中国进入到了波斯。

除了高岭土之外,用于绘制蓝色的纹饰最重要的材料是钴元素。明朝的工 艺人很最注意到地是青花瓷白色背景与蓝色纹饰的对照及其颜色的新鲜明快。 可是景德镇的钴元素的深度不足也其模糊颜色走向灰色而当时波斯卡尚不仅 具有丰富的钴元素资源,其钴元素也很透明。因此为了制造出口的青花瓷, 明朝引用从卡尚进口到中国的钴元素而把它叫成“苏麻离青”(图 5 和图 6)。 8苏麻离青属低锰高铁类钴料,青花呈色浓重青翠,色性安定,因为苏麻离青 含铁高而含锰量低,可以 减少青 色中的紫 、 红色调 , 在适当的火候下 , 呈现 出深浅不同的 光泽 , 这 与中国传统水 墨画的意 境 相契合。而苏麻离青的引 用就引发了“铁褐 斑 ” 或 “铁锈斑 ”青花瓷的创造,但却意外地与浓艳的青蓝 色相映成趣 , 使纹饰更显挺拔峻峭,这本来是苏麻离青发色的缺陷。

六、萨法维王朝与明朝青花瓷的形状

每种产品的种形状都是根据其应用的做法而确定的,在中国和伊朗青花陶 器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可以把这些形状分为 6 类:1-盘子和托盘,2-碗和杯 子,3-锅:a)开口锅 b)窄口锅,4-茶壶的类型,5-盒子, 6-具有动物形状 的陶瓷品

萨法维王朝模仿了明代玉壶 春瓶形制采用泥浆彩技术而生产了 一个具有细 长的脖子,大圆形的腹部及比较短的棉管水烟容器(Hukah),此器高 29 厘米。 现藏伦敦维克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9。

七、萨法维王朝与明朝青花瓷的纹饰

青花瓷所绘内容可称是明朝与萨法维王朝纹饰和图案 的完美的结合 。以下 描述纹饰之间最受影响的四种:

1. 几何纹:具体到彩陶纹饰上,此处的“几何”仅限于平面几何,指的是由 点、线、圆圈等所组成的图案,后人将这些图案归结为“几何纹饰”。如 上图中的山羊纹,一只原本活泼灵动的山羊被以线条+平面的侧面形式 来描绘,顿时就附有了神秘色彩。将几何纹与动物纹毫无拘束地汇聚于 同一画面中(图 7,8)。

2. 花卉纹饰10:花卉之中,莲花是最为常见的题材。自古以来,莲花都是文 人们用来咏喻高洁的题材。以莲花为主要题材的缠枝莲在明朝最为常 见,缠枝莲连绵不断并且有着一定规则的图案,有看重复而灵动的美 感。缠枝莲的图样特色,也让它可以更好的 贴合各种器物的造型,常 常作为边缘的纹样出现。莲花纹饰在萨法维时代进入到了伊朗的青花 瓷,使它纹饰走向多元化。

萨法维藤蔓纹饰是一种类似于中国缠枝花卉纹饰 , 植物纹样, 它以蔓藤为载 体, 采用 型波线 、抛物线 、 螺旋 线等形式 , 将 枝 、 叶 、 花 、 果等无休止地穿插缠绕 , 覆盖满器物的整个表面图厂但是 , 即使繁父到无可附加的程度 , 却仍能保持清晰的脉络 , 具有极强的整体性 、规律性 、 竹奏队这种特征和审 美取向体现在永乐 、宣德青花瓷卜使用最 `一泛 的是西番莲纹 西 番莲纹最早 出现于近东的叙利 亚, 是对于中亚地 区普遍 生长 的一种枝叶盘曲 、 茎上有 小花 , 十分优雅柔美的蔓 藤 植物的描绘 , 成为萨法维寺院中最重 要的装饰花 纹后传人我国, 因其来自外邦 , 故被称为西番莲纹。

3.
八角星纹 :几何纹是伊斯兰的传统纹饰,因此在萨法维王朝的 艺术品中 亦多绘有八角星纹。此版为 一 幅 15 世纪埃及 《 古兰经》 插图 的 细 部 ,中间为 一 八角 形 ,并向外引申出八尖形 。受到了萨法维青花瓷 的影响,八角形也在明瓷中有所应用。 如华盛顿特区格鲁伯收藏 一件 崇祯花菱口青花盘 ,内底绘八角形纹 ,是由两个四边形相错而成的。
阿拉伯文字纹饰11:用阿拉伯书法作纹饰是青花瓷装饰题材之一 , 它通 过点线的搭 配和变化无穷的组合 , 布局跌宕起伏 , 具有流畅的韵律美 。 文字装饰的内容主要是赞颂真主及穆罕默德 , 反映 《古兰经 》 的教义 天津艺术博物馆收藏的永乐青花阿拉伯文盘座 , 意为 “赞颂 归于真主 ” 或 “万物非主, 惟有真主 ” (图 9,10)。
4.
八、结语
由于中国的明朝和波斯的萨法维时期, 中国 对外交往的对象主要是波斯 双方 的文 化交流达到空前的盛况 , 这时丝绸已不再是对外交往中的主打物品, 交流 形式往往是通过青花瓷来表现的,而青花瓷的输出海外 , 又促进了中外青花
原料 , 技术的交流 , 使这一时期青花瓷的生产无论产量还 是质量都达到一个 新的水平。这两个国家在青花瓷交流,文化的交融与创新上,不断发挥着各 自的文化特色,为人类文明的传承与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参考文献

【1】Lotfi,B.Akbari,A.Javry,M.:[ Iranian Art, s Influence on Chinese Ceramics, with the Emphasis on the Islamic Era],[ Journal of faculty of art Shahed university],2015 年第 39 期,第 49-59 页


【2】马文宽,明 代瓷器 与伊朗萨法维王朝陶器的相互影响,考古学集刊. 2010,(02),第 519-533 页

【3】王泽壮,张越涵. 阿巴斯一世对艺术事业的重视及成就. 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 学版). 2020,46(04).第 44-50 页

【4】潘伟,明代海上丝调之路对景德镇青花瓷纹饰的影响,景德镇陶瓷大学,50 页

【5】杨梦瑶,明代青花瓷钴料来源与中外文化交流,江苏省江海博物馆,2021(02), 第 45-49 页

【6】王爱红,罗顺仁. 中国伊斯兰风:明代正德官窑青花瓷装饰纹样研究. 中国陶

瓷. 2021,57(02),第 98-105 页

【7】徐浩楠, 浅谈元代青花瓷的图案纹样与明代景德镇民窑青花纹样的特色, 文物鉴定与鉴 赏. 2020,(24),第 44-46 页

 

作者:宏美 (Fardokht Heidari)
德黑兰大学中文专业的毕业生